和光同尘

梦寐以求你的吻。

云霞

◎非常我流,开学间隙速摸。

苏沐橙暗恋过一个女孩,在中学时代是她的前桌以及好友。她私心喜欢白净一点的皮相,眼睛圆的,笑起来很甜。可就算这些元素不加诸在好友身上,也依旧让她不可忘怀。

  女孩低头写字时脊柱凸显,捏着黒芯的圆珠笔解数学卷子的第二十三题,演草纸上密密麻麻。女孩低头时眼睫轻扫,密密匝匝的睫毛灌木丛似的圈起中间一汪水光。苏沐橙一眼看进去,女孩眼里的光就一路照到她心底,找到那方渴水地。
 
  苏沐橙和她一起走时偶尔牵着手,夏天里彼此掌心的汗交汇,如同命轨。
苏沐橙穿白棉布裙子,头发梳起来,时常微微弯腰对她笑。荫庇下日头也很热,光斑投射在女孩面庞上,让她变得...

胃病

  ——ooc  ooc  ooc

  黄少天远远看见喻文州一个人在等公交车。喻文州抱着腿,蹲在站牌下。
  黄少天跑过去,用没有拎可乐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:“队长队长你怎么了?哪不舒服吗?”
  喻文州抬头看见是他,安抚的笑了笑:“是少天啊,没事,有点胃疼。”
  好容易等来一辆车,人却很多,他们只好一起站着。
  车开动了,喻文州一直垂着头,忍痛的鼻息就在黄少天耳边。
  明明是路面的颠簸,黄少天却觉得是在海中浮沉,喻文州海浪似的扑向他,然后退潮而去。
  罐装可乐冰凉的触感一下一下挨着黄少天...

西瓜

【私设如山】

 

喻文州十六岁进了蓝雨的训练营,当时大都是这个年纪的毛头小子,吵吵嚷嚷是常事,喻文州性格虽然更沉稳一些,骨子里还是少年热血,桀骜也是有的,但密密匝匝都压在肺腑,不动声色。

天赋欠缺带来许多麻烦,路途艰险,举目皆是厉雪刀锋,少年之间毫无遮拦,唇舌言语也叫人心头压抑。

喻文州也思考过自己该不该继续下去,很多个寂静的夜晚,他躺在硬板床上借着月光仔细打量自己的手,指如葱削,月色给它打上一层冷白的光。

手指渐渐蜷曲,最后握紧成拳。他将手放在左胸膛上,感受鼓点密集的心跳声。一声又一声,像浪头拍打沙鸥。

草木勃发的生命力似要从心房枝蔓生长,绕上他伶仃腕骨,湿润温吞长了满...

《转身》

《转身》【黄少天个人中心向】

【有私设。】

黄少天和荣耀相遇在十四岁的夏天。

那天很热,黄少天买了个冰棒含在嘴里。他路过回家的岔路时本该向前走,但那天没有。
他隐约觉得另一条路上的风景应该不错。

于是他转身,这一切就好像命中注定。

黄少天在网吧门口站了很久,直直的盯着一台电脑上转播的游戏画面。
红衣却邪迎风而立,那是一叶之秋。
网吧里嘈杂的声音,粘腻的汗味,盛夏聒噪的蝉鸣,全部充盈着黄少天的感官。
好像一捧雪炸裂在熔岩里,一朵烟花绽放在极夜中。
点燃了少年的热血,灼烧他年轻的胸膛。
冰棒被握在手里,炙烤着流了黄少天一手。冰凉的触感淌过指尖,黄少天恍惚觉得自己手心握着一柄锋利的剑,那剑像是从他手里...

《SUN》孙翔中心生贺

SUN,太阳。你是耀眼的太阳。

孙翔的头发染过,是暗一些的金色,发丝一根一根垂下,看着很硬。发梢像汇着光芒,聚成水滴,摇摇欲坠。
他的眉骨略高,眉峰挑着少年的骄傲。眼里是燃烧的战火。鼻子高挺,唇线常常是带着倨傲的线条。
微微仰着头,不畏权谋算计,他永远在阳光下向前走。

不论经历多少浮沉,孙翔一直是他自己。

好像身披荣光。

少年永远那么骄傲,真好。

现在他站在轮回的大门前,就要迎接下一段征程。谁也不知道,这会是宛如命中注定一样的遇见。

孙翔打开门,“嘭”的一声,忽然倾泻而下的彩丝让他有些懵,杜明冲上来抱住他:“翔翔生日快乐!”
吴启拽住他的胳膊:“今天我一定要糊翔翔一脸的奶油!”
江波涛笑着...

《舟》

周泽楷中心。

少年的模样很明朗,浸在下午如炙的阳光下。

他肤色很白,眉峰略高,飞眉入鬓,鸦羽一般的睫毛半垂,轻轻遮去他的目光,敛起他的神色。高耸的鼻梁下唇线流畅优美,两瓣温润,像是梅花。
但这并没有让他显得软弱无力,像是用笔细细勾画出来的容颜,每处转峰搁笔,都蕴含蓬勃生机。
如果少年轻轻抬眼,你就会看见他的眼睛。深而黑,纯粹又明媚——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你,好像随时要对世界低语。
风与光路过,皆脚步轻盈。
少年肩膀劲瘦,瞳孔内蛰伏着热与梦。
他偏偏是沉默的,很少有情绪吐呐。但这拳拳真心,和每个肆意昂扬的年轻人并无差别,里面盛满了他最珍贵的东西。

他只是不说,这丰盛的内心与他抛撒的热血。

他会坚定地走...

《一枕》 一.

——高亥向,雷请避。
——ooc有,见谅。
第一章

“呦,找到你了,小公子。”当听到这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时,胡亥的大脑有短暂的空白,接着便被汹涌而来的恐惧淹没。
  他从那双黑皮鞋一路看上去,那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,棱角分明的脸上,一双妖冶的眼玩味的看着他。
  胡亥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,身体向后踉跄了几步。
 
  他怎么会还活着?

 
  “小公子别这么生疏,怎么,过了千年把我这个夫子忘了?”
  胡亥张了张嘴,却连一个最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来。
  他对这个男人本能的畏惧和他身上无比熟悉的气息都在告诉胡亥:

 ...

©和光同尘 | Powered by LOFTER